首页 体育世界正文

前往伦敦就任 Burberry 首席创意总监之际,意大利设计师 Riccardo Tisci 发现,自己暂时还没有公寓可住。在英国首都找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并且再过几个月,到了 2018 年 9 月的时候,他就要以新任首席创意总监的身份,推出他为这个历史悠久的英伦品牌设计的首个时装系列。于是,他索性先住进了伦敦富人聚集区 Mayfair 著名的 Claridge's 酒店。Claridge's 作为标志性英伦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 2012 年还诞生了一ec精英社部跟拍酒店员工滑稽场面的纪录片《Inside Claridge's》。与皇室颇有渊源、深得女王喜爱的 Claridge's 酒店还因此被人称作是「白金汉宫的附属建筑」。Tisci 每天都会听那些穿着考究、精心修饰的女宾们闲聊。他笑着说:「人们总说英国人不谈论性,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些女性非常时髦、典雅。但喝上一杯之后,她们就会聊起最有趣、最令人吃惊的话题。你只有在英国才会感受到这种活力。英国人就是这么出人意料。」

《T》3 月刊「女装时尚」特辑封面(从左至右,摄影:于聪;摄影:Danko Steiner。所有服装均为 Burberry)

如今 Tisci 已经找到了一套公寓。但栖居在 Claridge's 的那段时间,也使得他对于充满双重性和矛盾性的英伦文化又加深了几分热爱:举世闻名的英伦礼仪(排队就是一大例证)混合着桀骜不驯的叛逆精神;举止矜持却又夹杂着「难登大雅」的幽默感;庄重而又放荡不羁。他将 Burberry 2019 春夏系列首秀命名为「KINGDOM 王者之都」,正如自己的经历那样,将英伦传统的多方面特质融合在了一起:既有维多利亚式的华丽典雅,也有城市工作者的日常朴素,甚至还有外来者的前卫敢王丽鹤为。这个声势浩大的春夏系列推出了多达 134 套造型,巧妙地致敬了诸多英国皇室概念:真正的君主制,以及更加k9606不可思议的群体 —— 典型的英伦朋克一族。Tisci 解释称:「在英国,女王和光头党(skinhead)是并不冲突的。这在英国人心中根深蒂固,并且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从服务生到牙医,再到路人,我在这里的每个人身上都看到了朋克的一面。」

从左至右,赵佳丽:Burberry 夹克、背心及半裙;汪曲攸:Burberry 风衣、耳环;刘春杰:Burberry 夹克、马李玲玉简历,苹果se,朱迅简历甲、半裙及耳环;康思佳:Burberry 衬衫、长裤

就像 Tisci 之于 Burberry 的身份和关系一样,本土创意人、外来者对于英国的看法都令 Tisci 深深为之着迷,正是这些观点的融会贯通,让早年尚未成年的他爱上了这个遥远的国家。今年 1 月推出的首秀系列广告大片中,Tisc更借助年轻人和长者共同参与的形式,凸显这种双重性。他邀请了六位视觉创意人士来诠释他们对于当下 Burberry 的看法。Nick Knight 就是其中之一,他是英国最具影响力的时尚摄影师之一。除此之外,Colin Dodgson、Letty Schmiterlow 等更年轻的后起之秀也包含在内。这是与大师级人物以及潜在大师人选的合作。广告中的模特也跨越了好几代人,Stella Tennant、 Natalia Vodianova 与 Fran Summers 以及 Rianne Von Rompaey 这些新面孔同台亮相。Knight 的图片背景是英国艺术家 超高级Jenny Saville 创作的一幅画作,后者最近成为了在世范围内作品最昂贵的女性艺术家。和 Burberry 一样,她也是英国的一大国宝,是英国又一大对外输出。

同时,Tisci 又邀请了诸多英国文化舞台上的重要角色们从旁协助。他请来了 Peter Saville 帮助他重新打造 Burberry 品牌标识Saville 曾为包括 Joy Division 和 New Order 在内的乐队创作艺术作品,也正因如此,20 世纪 70 年代末和 80 年代末,他制作的视觉画面以海报的形式走进了英国的千家万户。在位于泰晤士河北岸威斯敏斯特的 Burberry 办公室入口处,Saville 与 Tisci 的邮件往52色撸来被放大后展示在这里。来自 Saville 的邮件称:「这是我们达成一致的最终版品牌标识。比利的早年生涯」下方还附上了加粗的黑体字母。在这之后,Tisci 邀请英国时尚界资深前辈、朋克运动最著名人物之一的 Vivienne Westwood 合作打造胶囊系列,而极具 Vivienne Westwood 个人风格的迷你苏格兰裙上也由著名的 Burberry 格纹制作而成。

Burberry 风衣、衬衫、紧身衣及链条包

有机会汲取英伦风格的设计与定义,这也正是 Burberry 吸引 Tisci 的原因所在。他知道,他对 Burberry 的选择,其实远远超出新闻通稿描述定义的范畴:「让我感兴趣的是,Burberry 是英伦文化的一部分,而这也是促使我真正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Burberry 是英国的一大标志,我想做一些带有英伦特色的东西。」在他看来,Burberry 之于英国就好比 Chanel 之于法国。每个人都会拥有这些品牌的一些单品,雀蜂雷公鞭比如一瓶香氛或一支口红,或诸如 21 岁生日这样的特殊场合赠送的围巾,或者说,如果预算充裕,也可以是一件风衣或一只手袋。令 Tisci 倍感自豪的是,Burberry 还得到了女王的认可,获得「皇室御用保证」证书。

无论是军品服饰、身着男装的女性,还是稀奇古怪的搭配方式,Tisci 认为 Burberry 的品牌故事,很大程度上围绕着英国更广泛的时尚输出而展开,「只有英国人才会这样搭配!我看到英国女性会这样搭配:豹纹鞋搭配晚礼服,里面是一双厚袜子,外面则是一件派克大衣,再加一只 Herms 手袋。如果其他人这样搭配看上去就会很违和,但这种搭配方式非常具有英国特色。每个国家都有独属于自己的特质,而这就是英伦式风格。这也非常具有 Burberry 特色,我在这里所说的并不是如今我的 Burberry 品牌,而是 Thomas Burberry(1856 年 Burberry 品牌的创始人)以及品牌的悠久文化传承。」

赵佳丽(左):Burberry 夹克;汪曲攸(中):Burberry 皮衣、衬衫;刘春杰(右):Burberry 夹克、T 恤及短裙

致力于致敬品牌的悠久历史,这其中包括对品牌与时俱进的变革以及对深厚文化底蕴的尊重。这使得 Tisci 的 Burberry 首秀并没有那么戏剧化:前瞻性固然不可或缺,但不失对品牌传统的敬意。与此同时带来的是一种更加平静缓和的,没有刻意为之的冲击力。

他认为这才是应该有的方式:「我设计的服饰需要能够与 Christopher(Christopher Bailey,前任创意总监)的设计共存。」他所指的是这样一个事实:他推出的首个服饰系列将会与 Bailey 的最后一个系列一起陈列在门店中。「除此之外,Christopher 非常出色,这是与我不同的一种设计视角。但我非常尊重他所做的一切,因为他打太阳神云资讯造了这一切。我也知道这一职位需要承担的重要责任。 Christopher 在 Burberry 工作 了 17 年,我为他感到骄傲。我并不认为随着 Christopher 的离开,所有的一切都要抹去。对你所处的位置与环境中找到或得到的一切心怀敬意,这一点非常重要。」Tisci 认为自己的工作在于建造,而不是拆卸。「这就像是语言:单词不同,字母表却是不变的。我是在与 Christopher 面对的相同字母的基础上,重建融入了我自己的想法。」

Tisci 曾在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学习时不穿胸罩装。回到这里会不会让他怀念起那段时光,怀念青春的誓言和那些自由不受拘束的岁月?不,他立刻否认道。但这确实让他「感激」他所学到的一切。他用「响亮(Loud)」这个词来形容如今的自己 —— 这当然不是意指声音响亮,是形容他工作时的愉悦兴奋、满腔热情和信念。他认为这是他在英国学到的东西:「刚来这里的时候,我被自己深信的意大利文化、宗教、家庭和梵蒂冈的压力圈囿住了。英国的氛围和文化教会了我佛说错错错如何找到自我、保持开放性、不拘一格。这些都是我与生俱来的特质,但原来的生活环境让我太害怕受到评判,不敢展现出来。」

康思佳(左):Burberry 风衣、衬裙;刘春杰(右):Burberry 连衣裙

他回忆起那时睡在朋友家的沙发上的疯狂青春岁月,还拥有着其他文化背景下年轻人所没有张柏铭的自由。「我梦到过英国的奢华世界,但那时候我从来没有过那种生活。但多亏了英国,我的人生发生了改变,我成为了一名设计师、能周游世界、如今还在脑海中创造属于我自己的英格兰。但现在的我知道它有两面性:我想我了解街头的生存层面,还有华丽的精致奢华的层面。我很高兴我能够体验这两种极致。」他确实记得,当他还处于向上爬的阶段时,他对于时尚的兴奋,并对这种能量心怀渴望。「我记得 McQueen 和 John Gallia傻子楚南no 时代的伦敦,他们都在做疯狂的事情。英国时尚界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我认为英国应该重回时尚之都的位置。我不想落于人后。」

现在,这是一个让人为英国感到欢庆略微棘手的时刻。尤其是英国尚未脱欧的艰难时期。英国脱欧使得国家的未来,甚至民族认同感都成了未知数。这是一个变革的时刻,也是一个分裂的时刻。大多数时尚界人士对公投结果感到愤怒,他们渴望继续留在欧盟,并担心脱离欧盟的决定会给国家带来影响。我问 Tisci,以伦敦等多元文化城市为代系统让她保护渣弟表的许多人对于脱欧这种全国性窘境的感觉,是否会改变人们对于「英伦特质」输出的渴望?人们还会对「英伦特质」感兴趣吗?他似乎并不担心:「我相信有些事情很快就会发生,某个革命性的时刻即将到来。我认为这是英国所需要的。年轻一代将会为此呐喊。我想,年轻人们一直在透过窗户看着,他们会挺身而出,然后大声说出来的。」

Burberry 风衣、polymonoPolo 衫及皮裙

我与 Tisci 见面之际,距离 2 月他在伦敦时装周的最新一季 Burberry 时装发布会还剩短短几个星期。这将是一场备受期待的发布会,是灰褐色、米色、雨衣、饰钮、丝绸和皮革等等经典元素交相辉映的舞台。2016 年,Bailey 担任 Burberry 创意总监期间,Burberry 成为了首批合并男装和女装秀的品牌之一。

与之相对应的是,早在性别成为其他时尚品牌的焦点之前,时任 Givenchy 创意总监的 Tisci 就对那些反抗预期、反抗性别和性传统边界的模特青睐有加。2010 年的 Givenchy 秋冬广告距今已有差不多十年之久,但因 Tisci 发掘了美丽的跨性别模特 Lea T,彼时的广告大片现在仍然符合当下的时代精神。我在想,他当时就已经做到的一切,现在变得普及了吗?而Tisci先发制人,称:「到了现在,时尚界开始明白,这应该是一回事:将男装和女装秀合并在一起。」性别中性论的话题非常适合 Burberry,品牌的经典单品风衣就是一款男女皆宜的主要产品。但 Tisci 在探索更广泛的,关于社会如何重新思考性别和性的议题方面,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这与 Burberry 是一个很好的契合点。「我们在 Givenchy 一直会探讨包容而不是排斥。让我感到高兴的是,如今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的观点。」

虽然他很高兴看到时尚界接受了关于美和身份更进步的观念,但他对这样一种氛围始终持着审慎的态度。搞噱头的人往往会得到过度海清的老公和儿子的关注:「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应该是一种平衡。爱、工作、运动,所有的一切。人们有时候会把时尚看得太极端。」Tisci 在模特选角时非常注重多样性,青睐那些从未被用作营销手段的模特:「过去秀场上根本没有黑人女孩,现在到处都可以见到黑人女孩的身影。但这不应该只是一种趋势。我希望十年后仍是如此。这就是需要平衡的原因所在。」他至今还会回忆起那些日子,当时人们难以置信地看到,他挑选的模特并不符合主流审美,是那么地……柔儿杂乱无章。「人们会说『那个发布会上有那么多黑人女孩!』为什么会有人这样说呢?」他自问道,「有时候人们会说『居然还有几个看起来不那么瘦的女孩!』但在我看来,她们都一样,她们都很漂亮。」

汪曲攸(左):Burberry 晚礼服、皮鞋;刘春杰(右):Burberry 晚礼服

与平视样貌、肤色一样,年龄,或者说时尚与年龄的关系,是 Tisci 来到 Burberry 后热衷于思考的一个新主题。在品牌全新广告大片中,也出现了不少年长模特的身影:「年龄真的没有任何意义。这真的只是个数字。」Tisci 强调道:「我认识五六十岁的人,但他们都是如此年轻。」而在有些人的认知中, Tisci 可是面向年轻人的高端街头服饰文化最初的倡导者,如今他的相反态度可能会让旧识们感到惊讶。Tisci 从小就意识到,时尚不应该只迷恋年轻人:「在我生命中的某个周期中,我觉得我需要切断与外界的联系。」显然,他指的是从离开 Givenchy 到被宣布成为 Burberry 新任首席创意总监之间长达一年的间隔。「人们说,『你在 Givenchy 工作了 13 年!』,但实际上这很片面。事实上我从 8 岁起就开始工作了,因为我来自一个贫穷的家庭 —— 感谢上帝,因为这造就了如今的我。太多的工作让我需要一次休整。人们关心我的私人生活、我的日程安排、我的计划和饮食,我需要休息一下。有时候每个人都应该做一些傻事。」所以他请了几个月的假。「在那一刻,我觉得我成熟了。我从时尚界跳脱出来看待事物,从而意识到,如今许多品牌只把目标放在了千禧一代身上。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

而现在,在 Tisci 44 岁时,他觉得自己和年轻人很亲近:欣赏他们的无畏、他们的乐趣(他还笑着说,「我现在仍然会参加狂欢派对,因为我喜欢音乐」),但他觉得时尚品牌对此太过痴迷。他做出多米诺骨牌倒下的手势,传达出他一直在重复的一句话。「千禧一代并不是买衣服的唯一群体。穿衣搭配的人群不止千禧一代。40 岁、50 岁、60 岁的人难道对选翟力通择什么衣服没有想法吗?」因此,在 Burberry,Tisci 采用了许多传统的优雅裙装、干练的上衣和简洁的衬衫,这让评论者大吃一惊 —— 这看起来像是首席执行官的严肃衣着,并不是红极一时的流量明星的打扮,这与他在 Givenchy 的情况正好相反。当时,Tisci 将运动元素引入了巴黎时装和成衣世界:「然后人们会说,『女性不能穿那个!』但现在我想的更多的是,这件衣服不适合她,那她的女儿能穿吗?或者会适合她的儿子吗?」如今,带着这样的自问,Tisci 正在将一种新的英伦风格,带入属于一家人的时尚语境当中。

《T》3 月刊「女装时尚」特辑单人版海报

谁又能说年轻的购物者不会去买乍一看很「成熟」的产品呢?发布会结束后,美国女演员 Zendaya Maree Stoermer Coleman 第一个穿上了 Tisci 设计的全新 Burberry 服饰。他解释称:「她是年轻一代的女王,年轻人对她非常着迷。但她穿的是 2019 春夏系列中更为经典的第一部分中的造型。」当你知道Tisci指的是哪一款造型后就会发觉,她的条纹蝴蝶结衬衫和双腰剪裁的裤子看上去极为巧妙、精还珠之颠覆香妃致。Tisci 继续说道:「我意识到,我们都把千禧一代归为一类。我们都以为他们只想要一样东西。运动衫、运动鞋和背包只会吸引这样的人群。事实并非如此。这不再是只有他们会穿的衣服了。」他还引用了 Supreme 作例子,Tisci 说,「实际上都是非常经典的产品。」

那么,Tisci 是不是要放弃那些他「签名式」的街头主义服饰了?他是否知道雷现平,时尚报道头条标语的大肆宣传,正在认为时尚界对街头风的痴迷已经走到了尽头?当然不是。恰恰相反,Tisci 觉得这永远不会结束:「对于那些将这视为一个时尚时刻的人而言,你可以认为一切都结束了。对我来说,这还远没有到尽头。」事实上,他此刻自己身穿的就是一件廓形感海军运动衫。「幸运的是,我可以做街头服饰,也可以做高级时装设计。在尊重双重性这点上,Burberry 实至名归。」他不希望疏远任何一个人。「我希望年轻人、年长的人们都能够买到一件东西,不管它有多小,并且能够成为他们人生旅程中闪光的一部分。但我也想提供高级定制的奢华连衣裙。我认为,只做一件事的品牌,是缺乏时髦感的。」

Burberry 衬衫、百褶裙及皮鞋

从这个意义上说,Tisci 很幸运能够在 Burberry 这样的品牌担任设计师:与一些小众设计师品牌相比,Burberry 更像是电子产品世界中的Apple,或一罐象征着流行文化意义的可口可乐 —— 它已经超出了本来的范畴。「那么你觉得,这种稍微远离……的感觉好吗?」我的话音未落,Tisci 主动回应了我想说的内容:「远离游戏吗?这就是一个游戏。服饰是人的生活需求,但时尚则是一门生意,一场游戏。将人们拒之门外怎么能成功呢?」他甚至觉得,时尚可以留些余地,或者予以些许「倒退」,比如囿于自己的方式,或沉迷于潮流和一时风尚。但生意人 Tisci 希望能够看得更深远,用他对 Burberry 以及对于英国的愿景来激发 Burberry 的全球化。他表示:「你知道什么时候只为时尚人士设计服饰,更需要知道什么时候用自己的设计为这个世界服务。」

撰文:Lou Stoppard

摄影:于聪造型:Jojo Qian

编辑:王楚瑜

模特:汪曲攸、康思佳 at FOCUS MANAGEMENT;赵佳丽 at 星力模特、刘春杰 at 东方宾利

发型:张明虎 at HairPro

化妆:鑫淼

翻译:熊猫译社 唐尘

摄影助理:许永聪

联络编辑:于卓艺

制片:Vivien Chung at Mad Carrot Production

数码后期:Color Lab

编排:Antoine Yang

Copyright 2019 T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